主页 > X再生活 >「共享经济」多少罪恶假汝之名?Uber 遭罚 6,102 万元,照推新服务 >

「共享经济」多少罪恶假汝之名?Uber 遭罚 6,102 万元,照推新服务

2020-06-11 责任编辑:

「共享经济」多少罪恶假汝之名?Uber 遭罚 6,102 万元,照推新服务

备受争议的乘车媒合平台 Uber,无视交通部连续开罚,仍然高调举办产品记者会,一方面打着「与政府协商中」的名号,一方面大力做行销,增加本地使用率,两手策略意图暗渡陈仓。

在台湾一路挑战公权力的行动服务 App Uber,6 月 28 日在台北举办新功能记者会,会中对于税制、协商进度等争议性议题,非常熟练的以「协商中」、「沟通中」做为回应。

Uber 台湾总经理顾立楷表示,「Uber 在台湾注册的司机人数超过一万人,50% 的司机一周开车少于 10 小时,另外 50% 则是多于 10 小时。Uber 台湾业绩以每个月 25%-30% 的速度成长,总公司对于台湾地区发展表示非常乐观。」

交通部长贺陈旦上任之前接受本刊採访时表示,管理新科技相关应用是团队所面临的很大挑战,「Uber 在旧金山不是马上把它定位为违法、认为一件都不可以发生。而是去评估、有条件的允许经营,并在它交易行为到某个程度的时候,纳入商业管理,要求它必须纳税等,有条件的管理。」

据了解,Uber 在台违法营业,司机与 Uber 共已遭罚超过 6,102 万元台币。以 Uber 全球融资已达 107 亿美元(约 2,568 亿台币,其中不计 23 亿美元可转债)来看,在台湾乾脆又準时缴纳的罚款,只是牛毛一角。

记者会上顾立楷强调实现共享经济,希望可以提供台湾不同的交通运输方式。为何不能在与政府协商完成,并纳管过后再营业?顾立楷表示,台湾的交通法规已经制定 30、40 年,「现行法规与 Uber 的商业模式有很大落差,营运才能知道落差在哪,如果(监管单位)需要什幺资讯,我们可以提供。」并表达持续支持司机的意愿,暗示将继续帮司机缴纳罚款。

真的是为了实现共享经济吗?

其实 Uber 在乎的是在台湾有多少人使用的渗透率,拿时间做行销,培育本地市场,最终用「使用者众」的压力,换取谈判空间。

今年度 Uber 举办两场记者会行销品牌。一是提供身障者叫车服务,该服务身障者并无乘车优惠,且仅 30、40 位司机加入营运,影响层面非常小的服务,却大张旗鼓的举办产品说明会,会上只谈产品、不谈争议,以公益做包装,说明结束后 Uber 员工随即快闪离开。

第二次,是今天所举办的产品功能新增说明会,该功能是既有功能上附加的「顺路共乘」,乘车者也需给付一般费用,并无优惠,同样是影响层面非常小的服务,Uber 同样期望透过媒体宣传自身品牌,只是这次 Uber 员工愿意留下 20 分钟说明争议,但也是有限度的回答,诸如 Uber 在海外与其他政府妥协的收税方法,以「不清楚」做为回应,但在菲律宾正式纳入法规、澳洲法规有所突破,则是主动提及。问起与台湾政府哪些部会或官员接触,则是不愿具名的模糊回应。

关于一边挑战法规、一边做行销的质疑?Uber 则是回应一直收到使用者与司机的好评,因此共享模式在台湾仍然值得运营。但 Uber 没说的是,使用者与司机可能更希望 Uber 在台湾合法化,不用偷偷摸摸的使用。

Uber 终究值得挞伐的是挑战本地公权力的态度,一方面牛步化的与台湾政府沟通协调是他的「明修栈道」,另一头增加消费者使用率则是他的「暗渡陈仓」。

假设今天 Uber 是台湾企业,怎幺可能会连续开罚,仍然高调举办产品记者会?所谓「Uber 台湾」,正式名称为「台湾宇博数位服务股份有限公司」,其实是设籍于荷兰的美国新创公司 Uber 所授权的台湾行销公司,负责推广 Uber 服务,其所缴的税,是 Uber 总公司给予台湾宇博服务费用的营业税,而该实际每笔乘车交易的营业收入。若是 Uber 是台湾企业,相关营运人士将会更在意本地舆论,假设台湾宇博运营太差,Uber 总部换一家行销公司就行,它们对台湾这块土地其实全无责任。

政府谈判空间只会愈来愈小

面对「台湾区业绩每个月 25%-30% 成长速度」,台湾政府能够与 Uber 谈判协商的空间,将只会越来越小,再加上 Uber 推展新服务的速度很快,例如多人共乘、车辆贷款等,等到台湾消费者习惯养成,谈判空间变小的,就不只是「乘车媒合」一项了。

再从「台湾区业绩每个月 25%-30% 成长速度」这项数据来看,证实此类产品确实逐步受到市场接受。一般个人可以简单快速的运用空余时间兼差当司机,乘客可以运用顺手的行动 App 随时随地叫车,Uber 这类资讯平台如同取代了「本地车行」,以成长数据来看,可能根本挡不住时代所趋。

对于传统车行与传统计程车司机来说,回归市场机制,服务业的决胜点仍就是服务本身,本地业者需要调高品质,加入更多科技元素,拼比的是「业余者」与「专业者」的差距:便利、安全、一致的服务品质。以近期大量增加的 Uber 司机来看,素质似乎就不比初期那般一致的优质,这是资格审查简单、业余者品质参差、量体大的必然,相对来说,也是传统计程车业,应该呈现、把握专业优势的机会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