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E地生活 >15苦主申诉掉入陷阱‧“圆梦赢家诈骗300万” >

15苦主申诉掉入陷阱‧“圆梦赢家诈骗300万”

2020-08-08 责任编辑:

15苦主申诉掉入陷阱‧“圆梦赢家诈骗300万”(柔佛‧新山19日讯)台湾警方在今年9月大举捣毁“圆梦赢家”老鼠会后,一批投资者週日也申诉掉入“圆梦赢家”老鼠会的诈骗陷阱,惨遭代理骗取300万令吉的血汗钱,当中有的不仅拿出“棺材本”,有者还向大耳窿借贷及抵押房子重新贷款,血本无亏。15名“苦主”在记者会上大吐苦水,声称他们从去年底至今年9月,在一名活跃于士姑来的代理“阿辉”的游说之下陆续投资,不料台湾的总公司出问题后,他们也深受影响,投资的钱大部份“有去无回”,让他们只能干着急。代表发言的周先生(40岁,建材供应商)指出,他和其他投资者一样对“圆梦赢家”的整个架构都一知半解,大部份的资讯皆是通过“阿辉”知道。代理游说投资“阿辉是主要的召集人,除了我们15个人,在他下面还有超过50名投资人,所以我相信上当的不只我们。”周先生说,他们当中都不只参与一项投资,换言之,他们都陆续几次掏出储蓄投资,希望赚取所谓的高利润,不料这原来是金字塔的赚钱方式。“倒头来拿到的利息,还不是我们自己的钱。”他说,他和家人共投资了二十多万令吉,除了以利息方式拿回的10多万令吉回酬,剩下的10万令左右相信“兇多吉少”。他指出,其实,听信“阿辉”的高利诱惑参与投资的人当中,甚至有人还向大耳窿借钱投资,可见“阿辉”口中百年一遇的大好投资机会骗惨不少人。台总公司被检举“爆发台湾总公司被当地警方检举的事件后,我们曾多次尝试向‘阿辉’了解今后何去何从,对方却屡次以不同的藉口推辞,令我们不知如何是好。”他说,起初“阿辉”会通过微信发送投资讯息,到后来就无声无息,他们才发现不对劲。屋子抵押套现投资亏20万不惜将已还清贷款的房子抵押给银行套现25万令吉进行投资的书记林小姐(46岁),前后总共掏出34万令吉投资,不料如今要面对20万令吉损失。不听妻儿劝告育有3名儿女的林小姐在投资计划泡汤后,还要面对每个月2600令吉的10年房屋贷款还期。“我们的日子本来过得不错的,可是现在变成要艰难度日。”此外,不听取儿女及妻子劝告,执意拿出“棺材本”投资近20万令吉的郭先生(56岁,泥机司机),现在也感到后悔莫及。他坦言,因为他的“投资失当”,太太吵着要离婚,令他不知如何面对。会员分等级分红也不同据悉,圆梦赢家是以不同的投资项目吸引人投资,包括房产、美容和赌博业等,其中在“阿辉”名下的投资人皆被吸引出资投入“赌博业”。“圆梦赢家”的会员等级分为房产会员(Pro perty)、金级会员(Gold)、白银会员(Silver Platinum)、银级会员(Silver)和铜级会员(Bronze)5类。投资人只要缴付2万7540令吉就可成为铜级会员,每月获分红至少1300令吉;缴付7万1400令吉可成为银级会员,每月获分红4500令吉;缴付20万4000令吉可成为白银会员,每月获分红1万4150令吉;缴付71万4000令吉可成为金级会员,每月获分红5万2600令吉;缴付115万6680令吉可成为房产会员,每月获分红至少2万8700令吉。据了解,出席记者会的投资人大部份是银级会员,而且他们为了获取更多利润或分红,一个人甚至买了好几个银级级别的“会员证”。周先生说,公司每个月会在10日和25日发放两次分红。他指出,早期投资皆有机会取回一部份钱,但也有不少投资者是在台湾总公司出事情后加入,因此分文未得。“‘阿辉’早前会不时透过微信发放投资获利的讯息,包括上载支票或上线与一堆钞票合影的照片,当然我们都不能确定这些是真是假。”他不否认,圆梦赢家的手法类似早前闹得沸沸扬扬的云数贸事件,圆梦赢家的一些上级炫富的手法也和云数贸掌舵人张健如出一辙。台警破获涉嫌违法吸金根据资料,台湾调查局于9月10日破获涉嫌违法吸金的陈氏父子成立的“旺腾国际股份有限公司”。这家公司以投资马来西亚博奕事业“圆梦赢家”专案为名,利诱公众投资及用老鼠会方式吸收会员。在行动中,台湾调查局总共扣查总价值超过新台币3亿元(约3198万令吉)的现钞。投资人不敢讨回血汗钱周先生指出,一批投资人知道上当后并非不想私下向“阿辉”讨回血汗钱,而是“不敢”,因为“圆梦赢家”的上线或代理都很有钱,身边甚至有持鎗保镳随身保护,因此他们不敢贸然行动。他说,正因为他们当中曾有人遭“阿辉”恐吓过,儘管一批投资人自知受骗后,至今仍未找上“阿辉”摊牌。“况且要找他也不容易,因为我们当中大部份人都没接触过他,唯一有联繫的管道就是微信群组。”据他了解,“阿辉”约58岁,活跃地点是在士姑来皇后花园。“因为‘阿辉’自己不太懂科技的东西,所以我们群组上的讯息都是由女儿协助发放的。”公布“阿辉”资料遭恐吓另一名受害者王先生(40岁,电子厂技术员)说,他最近从一批投资人的微信群组中发现有人申诉遭“阿辉”骗钱,因此对“阿辉”有一定认识的他便在群组公布“阿辉”的相关资料,却遭对方恐吓。“本月7日,我的朋友兼下线帮‘阿辉’传话给我,原来对方知道我在微信群组公布他的资料后很生气,要朋友提醒我‘接下来的路要看着办,最好是在后脑装一部闭路电视’。”由于感觉“阿辉”话中有话,王先生在接获“传话”后,即于翌日前往努沙再也警局投报。‧2014.10.19

相关阅读